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药情农情 > 正文

草甘膦“有话要说” 360度全景解读市场和前景

发布时间:2018-02-28浏览次数: 作者: 来源: 农药市场信息

我国草甘膦行业洗牌进展顺利,供求关系正在发生逆转,目前草甘膦开工率已处历史高位,2018 年行业几乎没有新增产能,需求方面,受全球转基因作物耕种面积持续增长以及国际制剂厂商补库存的影响,草甘膦需求仍在增长,预计2018 年草甘膦供应仍偏紧。2018 年草甘膦行业将维持较高的景气度。

1、草甘膦在除草剂市场的龙头地位来源于转基因作物的发展

草甘膦发明于1970年代,到1998 年之前全球除草剂市场中草甘膦仅列4-5 位,但是自1996年以后,全球草甘膦的全球销售额一路攀升。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不受草甘膦除草效果的影响,一旦开始推广此类转基因作物的种子,除草效果最好、成本最低的草甘膦会成为种户的首选。

近几年来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一直保持较快增长,从2007 年的1.14 亿公顷增长到2016 年的1.85亿公顷;与此同时,供应量占全球60%以上的中国生产企业,草甘膦生产量也从2010 年的31.6 万吨增长到了2016 年的50.5 万吨。根据PhillipsMcDougall的统计,2016年全球草甘膦市场44.08亿美元,中国为第四大应用市场,规模为2.60亿美元,多年来国内草甘膦市场比较稳定。

2016年全球草甘膦市场规模及分布(百万美元)

2016年全球草甘膦市场top4作物应用情况:百万美元

2016年全球草甘膦用量top10 (按照国别)

目前抗草甘膦的转基因种子主要有10种,由玉米、大豆、棉花几种作物组成,主要公司有孟山都、先正达、拜尔、杜邦、陶氏等。

2016年全球草甘膦作物市场分布:百万美元

2、抗性杂草问题不影响草甘膦霸主地位

草甘膦经过20年的大规模使用,不少杂草产生了抗性。

追溯其由,在种植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以大豆为例)中,收获时会掉落大豆,并留下残根。第二年发芽、生长、结实,成为“自生作物”,而“自生作物”不能结果或品质极差,而它们又都对草甘膦具抗性无法灭除,从而严重影响作物的产量、质量。为了解决这种“自生作物”,人们采用其他类型的除草剂与草甘膦混合或交替使用,常见的有草胺膦、麦草畏和2,4-滴。

然而这些除草剂都不足以影响草甘膦的市场地位,草胺膦价格昂贵,麦草畏和2,4-滴处于市场推广早期更多是与草甘膦混搭使用,反而因为他们弥补了草甘膦的不足从而巩固了其除草剂霸主的地位。并且,草甘膦对孟山都等农业巨头利益巨大,替代成本高昂,其他除草剂更多定位于对草甘膦的市场的“补充”而非“替代”。

2016年全球除草剂TOP15

3、新转基因种子获批,有望带动草甘膦需求增加

目前主要抗草甘膦的种子基因有10个,主要研发公司有孟山都、先正达、拜耳、杜邦、陶氏等。从转基因种子推广的进度来看,2015 年美国农业部批准了孟山都研发的抗草甘膦和麦草畏的转基因大豆品种Roundup Ready 2 Tends。根据机构分析,该转基因大豆品种已经在美国获准种植,未来有望获得在巴西、阿根廷等国家的批准,大规模推广种植可期。

抗草甘膦转基因<a  data-cke-saved-href=http://www.seedinfo.cn href=http://www.seedinfo.cn target=_blank>种子</a>的推广情况

4、“双草”混配互补短板,可有效缓解草甘膦抗性问题

最近15 年来,转基因作物的推广为草甘膦打开了巨大的市场,使之成为全球第一大除草剂。然而,近年来抗药性问题愈发严重,解决除草剂的抗性问题成为当务之急。草铵膦对抗恶性杂草十分有效,目前基本不存在抗药性问题,可以与草甘膦复配使用。

众所周知,草甘膦和草铵膦同为灭生性除草剂,作用机理不同,复配理论上可行。随着不少杂草对草甘膦的抗性增加(我国有35种杂草对10类除草剂产生抗性,尤其抗草甘膦的杂草越来越多,其中牛筋草、小飞蓬等对草甘膦抗性严重)、草铵膦效果受温度和湿度影响较大,二者复配可互补短板。2014年我国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委托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牵头启动“双草验证”项目,对草甘膦和草铵膦可混性进行联合验证试验,明确是否可混、混用比例、剂量等及不同地区的药效表现。根据联合试验的结果,草甘膦和草铵膦在适宜比例混配,能扩大杀草谱,加快杀草速度,提高防效,降低成本。

我国市场中,目前已有5家农药企业获得“双草”产品登记,预期未来2年内将有10几个“双草”产品推出。2014年参加“双草验证”联合试验的企业共有13家,在联合试验启动3年后,2017年5月,参加联合试验的其中5家企业率先获得了“双草”产品登记,其中广西汇丰取得了“双草”产品的正式登记,深圳诺普信、山东德浩化学、山东兆丰年、青岛海利尔均取得了临时登记。我们预期,其他做联合试验的厂家的“双草”产品推出在即,再加上没有参加联合试验的一些厂家,预计未来1~2年之内国内市场会有10几个“双草”产品推出。

目前国内市场中取得登记的5个“双草”产品都是在非耕地杂草上,含量比例大部分为5:1。国内灭生性除草剂几乎都是登记在非耕地杂草上。据统计,我国田园杂草有1450种,耕地主要杂草有31种,其余大部分都长在非耕地。目前取得登记的5个“双草”产品在登记作物上都是非耕地。根据2014年发起的联合试验的结果,草甘膦和草铵膦含量比例在3:1、4:1、5:1时,对多种杂草(如马唐、千金子等)都有相加作用。目前取得登记的5个“双草”产品在含量上也差别不大,除了山东浩德的产品含量是3:1(草甘膦30%,草铵膦10%)外,其他4个产品量相同,都是5:1(草甘膦30%,草铵膦6%)。

预期未来国内作物领域的“双草”产品登记有望增加。据ISAAA数据,全球范围内,2015、2016年,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中国台湾、日本、哥伦比亚、欧盟、南非、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巴拉圭、菲律宾、越南等地区均有新增的耐“双草”转基因作物获批。我们预期未来中国将有相应的“双草”除草剂产品登记问世。

按照2016年全球草甘膦折百用量71万吨,假设草甘膦与草铵膦复配的施用面积占草甘膦总施用面积的5%,复配比例10:1,则未来“双草”复配带来的草铵膦需求增量约3500吨。未来随着草甘膦抗性问题的日趋扩大化,草甘膦复配将提升草铵膦的需求。

5、百草枯退出,草甘膦增量空间达10%以上

由于百草枯对人畜的毒性,近年来世界各国相继出台了对百草枯的禁产令和禁售令。中国于2014 年停止百草枯水剂登记,2016 年7 月起全面禁止在中国销售百草枯水剂。

另外,根据2017 年3 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3326 号建议的答复,截至目前,市场上仅有1 家浙江永龙具备百草枯生产资质(登记证号PD20131912),也将于2018 年9 月25 日到期。2020年9月以后中国市场上不再有百草枯产品销售。百草枯退出市场后,从生产成本和价格的角度来看,最有竞争力的依然是草甘膦。

草甘膦现阶段价格与百草枯相近,实际用量是百草枯的150%-250%之间。以2016年百草枯全球11.8亿美金以上的市场存量来看,假设草甘膦有50%替代率,市场增量约为6亿美金,以2016年草甘膦全球近57亿美金的销售来看,市场还有10%以上的增量空间。

6、海外市场进入上行周期,国际巨头补充库存加快

全球农药库存处于低位,开启补库存周期。由于2015-2016 年全球农药市场连续衰退,农药巨头经历了连续的去库存过程。杜邦的库存连续四年下滑,2016 年库存下滑至56.7亿美元,创四年来新低。

经历两年多的去库存周期后,国际农化巨头完成去库存,进入新一轮补库存周期。根据Bloomberg 数据,2017 年三季度末,杜邦和陶氏的库存有较大幅度增涨。目前全球转基因作物主要在海外,国内草甘膦产量百分之八十以上用于出口,草甘膦行业景气度有望持续。

陶氏和杜邦库存情况

总之,我国草甘膦行业洗牌进展顺利,供求关系正在发生逆转,价格反弹时产能不会大规模释放,开工率提升将是主要的供给增量,而小厂出货量及开工率的波动性,是草甘膦价格周期波动的主要驱动力。

目前草甘膦开工率已处历史高位,2018 年行业几乎没有新增产能,需求方面,受全球转基因作物耕种面积持续增长以及国际制剂厂商补库存的影响,草甘膦需求仍在增长,预计2018 年草甘膦供应仍偏紧。

原料供给缩减下价格将维持高位,从而对草甘膦成本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另外,海外市场迎来补库周期,带动中国草甘膦出口回暖,2018 年草甘膦行业将维持较高的景气度。

 
     

评论:一个资源可评论一次,评论需要通过审核

验 证 码:

最新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企业风采

产品风采

北京颖泰嘉和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浓辉化工有限公司 银鲲鹏集团 江苏省激素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 成都邦农化学有限公司 浙江威尔达化工有限公司 巨德堡有限责任公司 浙江金帆达生化股份有限公司 宁波三江益农化学有限公司 浙江世佳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新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禾本科技有限公司
杀螨剂-KING QUENSON 植物生长调节剂-KING QUENSON 杀菌剂-KING QUENSON 杀虫剂-KING QUENSON 除草剂-KING QUENSON 万得乐-浙江新安 神露-浙江新安 农旺粉剂-浙江新安 康蒂-浙江新安 嘉蒂-浙江新安 福蒂-浙江新安 多菌灵-浙江新安 稗无踪-浙江新安 农旺757—浙江新安 奇斯特—浙江新安 赢达—浙江新安 农兴旺—浙江新安 立势-浙江新安 旷腾—浙江新安 不留底-浙江新安 农旺-浙江新安化工 草甘膦原药 十三吗啉原药 粉唑醇原药 虱螨脲原药 芸苔素内酯原药 浙江禾本科技